最后的棕绷匠

县城的明清老街,聚集着各式小作坊,有打铁的、制秤的、画像的、配草药的、弹棉花的,这些近乎失传的老手艺,有着鲜明的田园耕读印记。在这些一字排开的老式店铺中,有一家制棕绷床的,听店主人说,此为我县唯一一家,临近的遂昌、武义等地已经绝迹。

店主名叫黄维炳,今年54岁。1975年正月,还未到13岁的黄维炳到宣平拜师学制棕绷床,在学了一年半的打棕绳、两年半的绷床编织技术后,他回到松阳县城开了当时全县第一家棕绷床店。

“在九十年代后期,生意比较红火。”黄维炳回忆说,生意最好时,从早上七点开始制床,要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一天能卖十几张,与妻子两人忙不过来,还要请好几个帮工。而随着席梦思、空气床、水床等新产品的出现,曾经是富人家庭象征的棕绷床渐受冷落,现在,只他一人制作就已足够。加上制一张棕绷床既费时又耗力,没有人再愿意学,这门手艺,眼看到他这也就“歇菜”了。

黄维炳说,制好一张棕绷床一般都要21天,其中木工1天,打棕绳12天,编织8天。棕绷床多选用木质优良的荷木和上等棕丝。采用荷木作床的外架,是因为该木料比较厚实,能够很好地受力,不至于在编织时因拉力过大而导致穿孔裂开。一般一张床的四根荷木外架要一共打近200个眼,较早前,一般多用手工,现在都采用电钻,每隔三厘米钻一个孔。

将棕片抽成棕丝是制作棕绳的第一步,也是较为复杂的关键一环。抽丝过程要长短搭配,接头的位置不能有丝头扎出,绳子要粗细均匀,还得上劲一致,一个小车缠满了,再换一个。这时候打出来的只是单股绳子,之后还要合绳,一般一股打好的棕绳是1216根棕线。现在,制作棕绳都为已加工好的棕线,棕线除了质量要上佳,还得是较长的,长度均为60厘米左右,这样编成棕绳后可以避免拉线时线头外露过多。

棕床的床面在木工活结束后再进行穿棕绳,这也是一张床质量好坏的最关键一道工序。打好的棕绳按对角线一一穿过孔眼,并用力拉紧,再用竹片勾住棕绳一点点编织,最后用特制的铁爪压紧棕线。全部编好后,用木条将多余的棕绳塞进孔洞里,用铁刀刀柄敲打固定,防止棕线脱落。一个床架孔要穿两股棕绳,经纬交叉,操作时要求每一股绳的每一根线都细密紧实。

“编织时需要静心加耐心,还要用力拉紧,并保证格子均匀,整张床板才会够硬且富有弹性,才能保证至少睡五六十年不坏。”黄维炳说,为保证床的质量,保证店铺口碑,他总是尽最大力拉紧棕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后,双手自然的就有了职业症,指关节和手掌处茧子老厚、左手中指和掌面皮开肉绽。

然而,这么辛苦编成的一张床,价钱却不高,最早前,一张床最高才卖60元。现在,一张床最多不超过3000元,除掉材料费和手工费,一张床也就挣个百八十块。“所以,我的两个徒弟,一个去种茶叶,一个去卖水果了。”在曾经的同行、徒弟、姐妹纷纷改行后,黄维炳自然地就成了松阳唯一的棕绷匠。

做了大半辈子的手艺活,对于棕绷床黄维炳当然深富感情,他说:“这床,透气性好,有弹性,又不软,适合所有人,尤其对腰肌劳损、椎间盘突出者大有帮助。”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黄维炳渐感力不从心,尤其现在政府即将收回老街店铺进行改造,面临着之后可能会提高的店铺租金压力,黄维炳坦言:也许会搬回杨柳街老屋去做,也许从此退休。

  
相关文章 【推荐】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松阳县委员会   地址: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西屏镇府前街1号   办公室电话:0578-8067209   邮政编码:323400
技术支持:松阳县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