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轨迹 沉痛的教训——近年我省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文章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作者: 发布时间:2022-01-26 08:56:55 点击数:
分享到: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一旦失足,悔恨终生,这是我真心的忏悔。”落马干部痛哭流涕说出的忏悔,字字戳心,发人深省……

1月24日,在省纪委十四届七次全会第一次大会现场,出席会议的省领导和与会的两百余位领导干部集中观看了警示教育片《把严的主基调长期坚持下去——近年我省查处的违纪违法领导干部案件警示录》。与此同时,全省各市县通过视频会议形式,在各市党委“一把手”带领下,同步观看了此片。

警示教育片选录了近年来我省查处的部分省管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案件,覆盖党政机关、国有企业、地市级领导干部、市县“一把手”等。

他们曾经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干起,夯基垒土逐步成长为领导干部;也曾满怀干事创业的理想,深受组织和群众信赖……这些曾经身居要职的干部,是怎样走向违纪违法深渊的?

他们堕落的轨迹,是沉痛的教训。正风肃纪,必须常抓不懈;拒腐防变,必须警钟长鸣。深入剖析这些典型案例,警示各级领导干部以案为鉴,必须时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做到廉洁从政、廉洁用权、廉洁修身、廉洁齐家,永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清廉底色。

贪腐缺口一旦打开

想要收手就难了

省公安厅技术侦查总队原政委、警务技术二级总监丁仁仁,是怎样走错第一步的?

他“靠山吃山”的腐败剧情,始于2001年。

这一年,他担任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分管户籍、流动人口管理等工作。也是在这一年,他看中了杭州某楼盘一处价值100万元的住宅,但苦于囊中羞涩,只能望“房”兴叹。

这时,正值温州某新技术公司老板刘某某前来商谈暂住人口管理系统和新版暂住证的推广应用。面对有求于自己的刘某某,丁仁仁开了口。

“100万的房子,在那个年代,老百姓连想都不敢想,所以好几天都睡不着觉,非常紧张。但是后来,确实还是侥幸心战胜了这个敬畏之心。”丁仁仁说。

贪腐的缺口一旦打开,想要再收手就难了。在此后从警的20年里,丁仁仁把组织赋予的职权,当作谋取私利的资源,岗位转到哪里,违纪违法的事就干到哪里。

而衢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诸葛慧艳的贪腐之路,则从不守小节开始发端。

她曾是衢州市级机关最年轻的副处级女干部。从34岁成为衢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开始,诸葛慧艳作为一名被组织重点培养的女干部,此后得以在多个重要岗位锻炼,也成为不少老板和下属的投机对象。

“拜年”,成为一种让她和围猎者都觉得“合适”的收送方式。在这个堂而皇之的借口下,走上领导岗位后,诸葛慧艳的每一个春节都过得十分“热闹”。1998年到2018年,诸葛慧艳利用年节收受各种财物近80万元。

发展到后来,诸葛慧艳在所谓人情交往、“投资”“放贷”中,越陷越深,由风及腐、风腐一体,完全失去了免疫力,连同亲属一起违纪违法、肆意敛财。

金华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陶诚华的堕落,肇始于对地方党委“一把手”“位置”期盼的落空。

2015年组织让陶诚华担任金华市政协党组书记,这本是组织对其的提拔重用,但他却不满意。

2018年,眼看自己已经55岁,权欲膨胀、一心想“上位”的陶诚华愈发焦虑。此时,有人向他引荐了“风水师”朱某某,告诉陶诚华,此人可作法改命,使人官运通达。

2018年9月,陶诚华出资请朱某某为其安排法事,祈求升官。此后,陶诚华还让金华某房地产公司实际控制人方某某出资给朱某某,用于谋求职务晋升。

方某某支付部分现金后,向陶诚华表示不再支付余款,并提醒其不要被骗。然而,陶诚华听而不闻……

陶诚华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原则,不信组织信风水,搞迷信活动,挖空心思跑官买官,与私营企业主“亲”“清”不分,非法收受贿赂2970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

陷于私情私欲

党性、道德、操守全面溃堤

私情私欲决不能凌驾于纪法之上。思想防线一旦失守,必将导致廉洁堤坝全面崩塌。

省国资委原党委委员、副主任朱恒福就陷于私心和贪欲,不惜以身试法。

2011年11月,临安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以朱恒福家庭需要用钱为由,将20万元转给朱恒福备用时,朱恒福犹豫后予以收受。

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难以关上。2015年,朱恒福结识了某电气有限公司董事长卢某。当时,卢某所在公司进行增资扩股,朱恒福以低价购买股份200万股,并让何某垫资及代持。

2016年,朱恒福遇到杭州某投资管理企业合伙人任某,被她所吸引,产生了和她一起过日子的念头。后朱恒福与妻子离婚,为了不影响仕途发展,向组织隐瞒了个人婚姻变化情况。

为了让任某过上富裕生活,朱恒福再次以低价购买上述电气有限公司股份200万股。通过上述2次低价购股,朱恒福收受了卢某480万元。

2019年,任某的朋友为设备招投标项目托任某找朱恒福帮忙,朱恒福遂向某投资集团领导打招呼,任某的朋友最终中标。事成后,任某的朋友以中介费的名义分两次送给她100万元。

在落马的省管干部中,浙江省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倪政伟,更是因“情”妄为。

2006年,倪政伟任浙江影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就在此时,他遇到了“红颜知己”李某,并为其在杭州一家高级酒店长期租赁豪华房间,过起了“金屋藏娇”的生活。

家外有家,貌似潇洒,但维持两边的高额开销,让倪政伟的收入捉襟见肘。于是,他的脑筋就动到了公款上。

2010年至2013年,倪政伟以电视剧建组经费、项目制作费等名义,套取侵吞公款100万元。

2011年至2016年,以会务费、住宿费等名义报销李某在高级酒店租住的部分发票36万余元。

最终,他因侵吞公款175万余元,收受贿赂797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

沉迷“我的地盘我做主” 

自我膨胀滥用权力

权力越大,责任就越大。然而,有的落马干部却把公家当成自己家,背弃组织和群众的信任,欲随权长,滥权妄为,严重损坏一方政治生态,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曾身居要位,却毫无“四个意识”,明目张胆公权私用的,就有嘉兴市委原常委、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何炳荣。

“中央八项规定会影响经开区经济发展,经开区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应该降低标准。”2013年至2015年间,何炳荣在嘉兴经开区党工委班子会议等公开场合,多次妄议中央八项规定。

有了这样的错误认识,他在行动上也是毫无顾忌。

因自己喜欢喝国窖白酒,2013年至2017年,何炳荣多次要求下属用公款违规购买国窖1573白酒共计1470瓶,并以宴请客商为名,毫无顾忌地超标准用菜、用酒。

当时的何炳荣已经有这样一种感觉:我就是经开区的“家长”,我的地盘我做主。

2013年,女婿许某某想注册物流公司。何炳荣就公权私用,指使经开区相关部门,违规将商用地变更为工业食品制造业用地,并违规降低投资强度,虚构蔬菜深加工项目,低价获得土地,实际用于经营物流仓储业务,最后拿到各类非法收益231万余元。在物流公司厂房建设中,为避免对面企业的石狮“冲风水”,何炳荣竟要求对方将石狮搬走。

这只是何炳荣在经开区后期滥权妄为的典型案例之一。何炳荣收受贿赂655万余元,滥用职权造成巨额损失,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

曾经表现出色的干部,一旦开始自我膨胀,就会逐步丧失党性、原则。

1997年,正值省里换届,朱恒福被抽调参与考察工作,由于表现出色,调到省委组织部。

朱恒福坦言,因自己一直从事干部人事工作,平时经常代表组织找人谈话,给人提要求,时间长了,渐渐分不清楚自己跟组织的关系了。“有的时候也错把自己当成了组织,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产生了一种狂妄自大的思想。”他说。

朱恒福在自我膨胀、利益诱惑面前,逐步丧失了党性、丧失了原则。2013年提任省国资委副主任后,位置高了,权力大了,心态越发失衡,甘于被“围猎”。最终,朱恒福收受贿赂1288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现在我自己是妻离子散,我今后自己怎么生活都不知道……这个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朱恒福痛悔不已。

亲清不分,疯狂敛财 

在“围猎”中“缴械投降”

“他们大哥长,大哥短,叫得我云里雾里,反正这个感觉也挺好,我完全变成一个江湖老大。确实是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谈及自己曾经和不法商人们的交往,丁仁仁这样描述。

吃、穿、住、行、用,样样向商人老板看齐,样样由商人老板买单——防线崩塌的丁仁仁,在商人老板“糖衣炮弹”的攻击下“缴械投降”,大搞权钱交易。他和一些不法商人称兄道弟、抱成一团,甚至以“江湖大哥”自居,插手干预办案,影响公正执法。

2001年至2006年,在帮助刘某某公司承接暂住证印制、暂住人口管理系统建设等业务后,丁仁仁先后8次收受刘某某所送的巨额好处费212万余元。

2005年至2014年,丁仁仁为某印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某企业承接户口簿外壳印制业务、审批有关许可证等事项提供帮助,陈某某一次性送给丁仁仁40万元,后又假借经营分红等名义送上现金95万元。

丁仁仁知法犯法,执法违法,浑身“江湖习气”,收受贿赂747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

甘当金钱俘虏、甘于被当成“猎物”的,还有丽水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林康。

林康迷恋上炒股后,拉着老板一起参与,让纪某某开了2000万元账户、让吴某某出资200万元配资成1000万元供他使用,企图靠着所谓的“内部消息”,狠捞几把。但时常一买就被套,被套又想翻,久而久之越套越深。

2011年,林康调任景宁县委书记,为了炒股“翻身”,更加疯狂地敛财。

2015年,从北京到林康老家青田的一辆大巴车上,托运着两个钉得严严实实的木箱。没人会相信,箱子里竟装了300万元现金,而“接货”的人,正是从景宁独自驱车赶去的林康。

原来,林康在景宁为北京商人齐某某,量身定做了一个商业广场项目。齐某某以项目分红的名义,先后送了3200余万元,大巴车里的300万元就是其中一部分。最后一笔900万元贿赂款,是放在两个股票账户里给林康的,但仅仅过了两个月,账户市值缩水至700余万元。此时的林康竟让齐某某拿回股票账户,另外再转1000万元给他,并表示“账户里的股票你放着就行,明年春天还会涨回来的”。

林康期待的“春天”没有到来,直至案发,林康的股票被套30%以上,而他自己也被“套”进了牢房。

而诸葛慧艳则在“投资”“放贷”路上越走越疯狂。她“投资”“放贷”的对象都是有求于她的老板。有的在她早已收回“投资”本金的情况下,又以投资收益名义给她巨额回报;有的在没有资金需求的情况下,以借款付息的名义长期给她好处,这些“回报”、好处实质上就是利益输送、权钱交易。

最终,二人都难逃纪法严惩。林康收受贿赂4196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诸葛慧艳收受贿赂550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