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吉祥"发财梦 一枕黄粱狱中人
文章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05 15:23:26 点击数:
分享到:

“尊敬的领导:我是吴煌霖,是舟山市普陀区六横运输总公司的财务人员。在2019年3月至2020年8月担任出纳期间,挪用资金300万左右,在网上进行赌博及日常开销。”2020年12月9日下午,吴煌霖走进了六横镇办公大楼,因紧张不安而冒汗的手里,攥着他前一晚写好的《自首书》。

原来,那段时间恰逢普陀区纪委区监委针对六横运输总公司轮渡船员伙同客运站工作人员私吞车辆过渡费的案件开展专项警示教育,公司内部也以案促改启动了内部审计。这让挪用单位公款已超过300万元的吴煌霖提心吊胆,整夜无法入眠,终日神情恍惚,最终,他主动向镇监察办投案自首。

染上网赌输光积蓄 妄想翻本伸手公款

2016年9月,迈出校门不久的吴煌霖进入了六横运输总公司,担任助理会计一职,因工作踏实能干,受到领导同事的肯定。2017年7月,吴煌霖因专业能力较强,开始负责公司的出纳工作,备受领导信任。

而改变这一切的“祸根”,是一个叫“吉祥坊”的赌博网站。吉祥,原本预示好运之征兆,却将吴煌霖引入了一场深重的灾难。

2014年下半年,吴煌霖在同学的介绍下,初次接触了这个主推棋牌类“游戏”的网站。因当时工资收入不高,吴煌霖也只是“小赌怡情”,并未沉溺其中。

2018年6月,在六横运输公司工作两年多的吴煌霖,手头有了点积蓄,为了消遣时光、排解压力,吴煌霖又开始上“吉祥坊”打牌“娱乐”。不曾想,短短三四天时间便赢了不少钱,而且这些钱还能提现,他的心开始不平静了。从一开始每局下注几十元到几百元,投注金额越玩越大,他也做起了通过网络平台赌博发大财的美梦。

事与愿违,没几天,吴煌霖便开始输多赢少,而且越输越多,不仅把之前赢来的钱都输光了,还赔上了自己工作以来的十几万元积蓄。他沉浸于赌博带来的刺激,并没有及时止损,反而通过向家里要钱和通过一些网络平台贷款,将更多的钱用于赌博,想要尽快翻本,很快手上的钱输了个精光。

“钱输完之后,我非常烦躁,总想再找点钱去赌,把输掉的钱再赢回来。”赌徒翻本心理的作用,让身为出纳的吴煌霖把眼光瞄向了其每日经手的公款。

财务漏洞提供便利 提现转账“双管齐下”

作为出纳,吴煌霖掌管着六横运输公司的现金支票和财务专用章。按照正常程序,出纳根据需要开具现金支票,加盖财务专用章后,再由会计审核并盖上公司法人章,才能去银行领取备用金。由于公司财务制度并不严格,会计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也经常让吴煌霖帮忙“一起干”,让其自行盖公司法人章的情况也时常发生。

吴煌霖回想起挪用第一笔公款的那一幕,仿佛就在眼前。“我趁会计邵某某忙,让我帮她在现金支票上盖公司法人章的时候,在一张空白的现金支票上也盖了一个。”随后,吴煌霖趁办公室没人,在支票金额栏里填写了“叁万元整”,并在紧张心虚之中从银行领取了3万元现金。这一笔钱被吴煌霖存进本人银行卡后,充进了“吉祥坊”的账户,仅过一天就被“手气不佳”的他“壕”赌一空,但公司此时并没有发现他领走资金的事情。急于回本的吴煌霖,索性借机一次性在四五张空白的现金支票上盖上了公司法人章,如法炮制,在需要的时候填好金额到银行提款。

与此同时,吴煌霖在帮会计做网银转账时发现,通过网银转账到自己账户更加“方便”。公司的每一笔网银转账汇款,按规定需要出纳先用制单U盾登录财务软件中制作好汇款单,再由会计用审核U盾登录审核后才能进行汇款操作,而审核U盾就放在吴煌霖对面会计办公桌的抽屉里,从不上锁,且单位的银行账户并未开通短信提醒功能,这给“心怀鬼胎”的吴煌霖提供了“有利条件”。

短短二十天时间,吴煌霖就通过现金支取和网银转账从公司挪用公款59万,且无一例外地被其充进赌博网站“打了水漂”。

终酿大祸幡然醒悟 倾家荡产追悔莫及

“我也害怕被发现,刚开始每次金额也只有1万、2万,输了钱也会向家里要钱通过归还备用金的方式还回去,总想着赢钱了能把公司的钱还清。”但是妄想着挪用公款充作“本金”来翻本的吴煌霖,终究黄粱梦碎,徒留遗恨。

“刚开始,我以为是和别的玩家在玩,后来发现平台后面没有别的玩家,就是和系统在玩,我投注小的时候还可能赢一点,投注大的话90%的概率会输。”但当时输红了眼的吴煌霖,一心想着翻本补上单位的“窟窿”,改变自己的窘境,早已失去了理智判断,结果越赌越输,越输越多。从公司网银转账的金额从刚开始的2万、3万发展到5万、10万,甚至出现了一次性转账18万、20万的巨额款项,全然将公司的账户当作了自家的提款机。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9年4月至2020年8月,吴煌霖在担任普陀区六横运输总公司出纳期间,利用直接经手管理公司公款的职务便利,采用自行开具现金支票提取现金、通过网银转账转出公司存款等方式,先后61次挪用公司公款共计人民币333万元,多数用于网络赌博活动。2021年4月2日,吴煌霖因挪用公款罪被普陀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可怜天下父母心。吴煌霖投案自首后,为了还清吴煌霖挪用的公款,父母不仅卖掉了为其在本岛购置的“婚房”,除了填进去这笔一辈子积攒下的辛苦钱,还欠下了将近两百万元的巨额债务,其中的辛酸和无奈不言自明。

“我对不起年迈的父母,因为我的错误,倾家荡产背负巨额债务,一夜之间白了头,为我打工还债。而我自己却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纪,失去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和宝贵的自由……”然而,深深的懊悔已经无法挽回犯下的错误。

(舟山市纪委市监委)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