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难回头 步入歧途憾终身
文章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作者: 发布时间:2021-10-08 11:28:09 点击数:
分享到:

“触目惊心”“难以置信”,面对自己贪腐总额高达252.14万元的事实,龙港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建设局原一级主任科员黄起概这样形容这串刺眼的数字。此时他悲痛万分,却只能在漫漫铁窗高墙下度过后悔莫及的日日夜夜。

“思想的蜕变,侥幸心理的滋生”“对身边人缺乏警惕心”“错误地认为社会风气就是这样”……在忏悔书中,黄起概反思自己的一步步沦陷。

心态失衡,权力观扭曲

出生在农村家庭,学生时代的艰苦让黄起概养成勤勉上进的良好品质。1988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苍南县土地管理局工作。刚参加工作的那一段时期,在黄起概的记忆中,是忙碌、平淡而又充实着喜悦和收获的。他辛勤工作,成为单位的业务骨干,还先后获得房地产经济师、土地评估师等多个职称。“那时的我积极肯干、激情澎湃,有着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黄起概如是评价年轻时的自己。

然而2016年底发生的一件事,让黄起概的思想出现了滑坡。当时正在苍南县不动产登记局局长岗位上的他,被拟推荐为副科长级领导干部人选,但在任用公示期间,一则关于反映其存在违纪行为的问题举报给了他“当头一棒”。经核查,黄起概最终因接受加油卡等节礼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错过了这次提拔晋升的机会。

此时的黄起概非但没有吸取教训,深刻反思自己的错误行为,反而开始患得患失,认为自己已经48岁,再加上这次的处分,自觉提拔无望,便开始心灰意冷,产生了“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思想,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逐渐发生了变化。

2017年9月,黄起概调任苍南县不动产登记服务中心龙港分中心担任负责人,在“失衡”心理的驱使下,他时常认为自己的劳动付出与收入地位严重不相符,特别是当看到周围朋友老板物质条件优越,他认为学识、能力都远逊于自己的同事都能被提拔,心中更是愤愤不平。理想的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信念的滑坡是最致命的滑坡,一旦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出了问题,在利益和诱惑前面就已经是摇摇欲坠了。

主动索贿,贪欲心膨胀

2017年12月,龙港某小微工业园厂房销售十分紧俏,在该中心工作人员缪诗耀(另案处理)的提议下,两人打起了“空手套白狼”的厂房转卖“精明算盘”。黄起概和缪诗耀一起找到了该小微园开发公司的总经理杨某,主动提出以备案价预定一套厂房,再由该公司帮忙以市场价出售来赚取差价。对于该提议,杨某心知肚明,虽然心里颇有怨言,但考虑到公司多个开发项目都需要不动产登记服务中心帮忙办理相关审批手续,犹豫再三后最终答应了下来。

“我们支付了100万定金,为的就是要掩人耳目,让这种行为看起来就像是正常的市场买卖,实际上我们由始至终都没关心过备案价具体是多少、厂房何时售出、以什么价格售出。杨某最终给多少,我们就拿多少。”黄起概回忆道。

“其实厂房转卖差价有300万元,但说实在,我心里是不情愿给的。之后我告诉缪诗耀厂房已经卖出去了,差价是226万元,并以现金方式将钱放入缪诗耀指定的车辆后备箱内。”面对调查人员,心有不甘的杨某说道。

讽刺的是,缪诗耀在拿到钱款后并没有马上告诉黄起概这个消息,而是先把其中的46万元私自藏匿后,再将剩余180万元拿到黄起概办公室进行平分,最终黄起概分得90万元。

第一次面对近百万元的大袋现金,黄起概感到十分紧张,他原本只是想要点好处费,但却不承想到以买卖厂房赚取差价的形式,竟能拿到这么多的钱。“这要是被发现了会坐多少年牢啊?”担忧的念头在黄起概脑中一闪而过。遗憾的是,尽管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预期,但在贪欲的作祟下,他还是心存侥幸地把钱拿回了家。

利益同盟,歧途中难返

“实际上收下这笔钱后,我后悔了好几年。”黄起概坦言,收下巨款后他并没有一丝喜悦和享受,而是惶惶不可终日。一方面,这笔钱打开了他的贪腐之门,自此之后,黄起概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另一方面,从此他和下属缪诗耀之间利害关系相互捆绑,形成了利益共同体。

“那次拉我‘下水’后,我就有把柄在他手里了。之后他多次利用职权向管理服务对象‘吃拿卡要’,有时候甚至还打着我不动产登记服务中心负责人的‘旗号’。但是作为直管领导的我,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多私下里对他批评抱怨几句。到最后,我觉得我和他已经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再也脱离不了干系了。同时,加上我个人的私欲膨胀,就逐渐演变成了逆来顺受、共同受贿了。”黄起概自我剖析道。

有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2018年,黄起概与缪诗耀为某电力公司办理不动产权证过程中提供帮助,共同收受该公司法人代表15万元,黄起概分得其中8万元;2018年,黄起概与缪诗耀以打招呼的方式帮助陈某购得一处厂房,事后陈某送给缪诗耀现金11万元,黄起概分得其中5万元……据办案人员介绍,黄起概受贿的250余万元中,有200余万元系其与缪诗耀共同收受。而黄起概在一次次“收钱”的过程中心态也变得越来越坦然。

“当时受人情社会观念影响,觉得自己帮助身边的熟人、朋友办理一些业务,办成之后接受他们的‘感谢费’,总感觉也无可厚非。现在回过头想想,其实他们的真正目的,是想利用我的职权为他们捞取更多的好处。”黄起概在接受审查调查时说。

一开始看到“感谢费”,没有收住手、没有把握住底线,之后这些所谓的熟人朋友就会请托他办理更多的事情,而黄起概在这种自认为正常的人情往来中越陷越深,贪欲也越来越大、无法自拔。

心存侥幸,顶梁柱倒了

2020年,龙港市资规系统接连有干部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查处,黄起概内心忐忑、坐立不安。这曾经他自以为体现个人价值、改善物质生活的“受贿款”,如今却成了挥之不去的“烫手山芋”,他也曾想过要把收受的钱物退回去,但又谈何容易?惴惴不安的他只能抱着一丝丝的侥幸,希望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永远不会被发现。但事实证明,这一切都只是他的黄粱美梦,只要涉及贪腐、以权谋私,终究难逃“法网”。

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黄起概每每想起家人都忍不住放声痛哭,父母高龄、妻子身体欠佳、儿子还未成家立业……他本是家里的顶梁柱,如今却身陷囹圄,眼睁睁看着亲人们肝肠寸断,他追悔莫及但却为时已晚。

经查,黄起概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252.14万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2021年6月,黄起概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以及涉嫌受贿犯罪,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同年8月,黄起概因犯受贿罪被龙港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其违纪违法所得全部收缴。黄起概当庭表示认罪认罚。

(温州市纪委市监委)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