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老年模式
努力推进社会矛盾纠纷化解机制建立健全
发布时间:2020-12-28 11:07:53点击数:

2016年,本人调任县委政法委副书记兼维稳办主任。在工作中,我发现大量的涉稳事件和信访老户诉求无法得到解决,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初始矛盾纠纷发生时没有及时调处化解,继而日积愈深,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积怨,使起初小小的纠纷,转化为不可调和的仇恨,甚至转嫁于政府职能部门的不作为。回想刚参加刚工作时,我任西屏派出所片警,当时村(社)治安保卫委员会、人民调解委员会都比较健全。片警的主要工作就是指导和协调治保、调解组织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了解社情民意,打击违法犯罪活动。治保、调解组织在当时社会治理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治理模式发生转变,矛盾纠纷的多元化发展趋势与现有基层社会矛盾调处化解机制已不相适应。

2017年,我非常荣幸地成为县第九届政协委员,并被推选为社科界别活动组组长。初任委员,心中戚戚,如何履职,一片茫然。经向老委员请教、向领导汇报,我逐渐认识到立足本职工作,善用政协平台,积极推进工作目标的实现,也是委员履职的一种方式。此时适逢县委通过了《关于全面推进松阳“长治久安”建设的决定》,廖卫民副主席组织“大调解”机制建设调研组,我是调研组成员之一,在县内不同村情、民情的乡镇展开调研,并相继召开调解能手、村社干部座谈会。同时有幸前往四川省邛崃市、眉山市东坡区、成都市新津县及我省诸暨市枫桥镇等地学习考察,积极参加了松阳法院章志林院长组织的“诉源治理”调研组。

2018年3月,本人所在社科界别活动组向政协第九届二次会议提交了《构建“大调解”机制,筑牢社会稳定第一道“防火墙”》的团体提案,并获通过。提案得到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决定由县委政法委牵头,会同司法局、信访局、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法制办等部门,完善我县大调解机制和县、乡、村三级联动联调方案。经多方努力,最终形成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大调解”机制建设的意见》《关于构建矛盾纠纷逐级化解导引机制的实施意见》《关于构建松阳县矛盾纠纷联动联调中心工作机制的实施意见》,为全县“大调解”体系的重新构建提供了纲领性文件。

2018年7月,松阳县矛盾纠纷联动联调中心成立,聘请了原政法委退休干部徐深源、法院退休干部江林进等两位“五老人员”及3名编外招聘人员入驻中心,开展实体化办公。短短一年时间,及时调解各类重特大矛盾纠纷42起,成功化解40起,化解成功率达95.2%,涉及97个当事人、920万元资金。特别是黄南水库移民新溪安置点建房工地,一户施工人员不慎掉落邻居在建房地下室死亡事件,涉及民事关系复杂,经联调中心及时介入,三天时间成功调解,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此外,我带领社科界别活动组成员密切关注县联动联调中心的工作经验、教训和取得的效果,就“如何将社会矛盾大调解机制向基层延伸”这一课题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并形成报告,于2019年政协第九届三次会议上提交了《关于设置松阳县矛盾纠纷联动联调分中心的建议》,得到县委、县政府的充分肯定。

2019年11月,对应全县8个司法所的机构设置,县矛盾纠纷联动联调中心新增下设了8个区域性联动联调分中心和N个乡镇(街道)、村(社)调解组织,至此创新建立的符合松阳实际的“1+8+N”矛盾纠纷联动联调工作机制初步形成。2019年,全县共受理各类矛盾纠纷2417起,成功化解2402起,化解率99.38%。其中疑难复杂纠纷577起,涉及金额9593.36万元。

水滴石穿,绳锯木断。只要用心坚持去做,就一定能取得成绩。任政协委员四年,本人被评为优秀委员,大会优秀发言,所在组获评先进界别活动组。在我看来,当委员不仅是一份荣誉,更是代表人民参政议政的一份责任,我将继续立足“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持不懈为群众办实事、做好事、解难事。


  
相关文章 【推荐】 【打印】 【关闭】
主办:丽水市松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浙ICP备06037381号-1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浙公网安备 33112402000040号  网站标识码:3311240009
Copyright @ 2016 www.songy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